村上信五真是我的小天使

电梯

横雏的车......没有上本垒......算是r吧

老横视角

横山裕是个变态的设定......因为我本人是变态所以......

可以接受的话👍请走外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↓↓↓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M3E6bOY4FtQsQmeC/

奶昔车 松雏

看了pekojani后的产物,本来想写横雏的,但因为最近在补月曜所以激情写松雏。不过估计这个设定横雏也很好吃......雏雏奶昔车店主,老横热爱甜食上班族啥的......不对不对这是松雏!!!

左右无差,就是个脑洞。

假装日本也有微信支付🌚
就是想看两人在微信上吵架(不对

大家就当看个开心👍

「松子,」社长不太好意思地开口,「我的意思是,你出道时间也不短了,但是一直没有多大名气......」
「社长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。」松子皱起眉头,用刚做了美甲的肥胖手指捏了捏不太高挺的鼻梁。
「不,不,我并不是想要辞退你,」社长连忙摆手解释,「我个人很喜欢你的风格,不过也许方向错了?我们还有机会的。」
「嗯,也许吧。」松子敷衍地回复。
我什么水平自己最清楚,让我这样的怪物出现在电视上本来就很奇怪。
「唉......」社长叹了口气推了推眼镜,「你先回去休息吧,我和你经纪人聊一聊适合你当嘉宾的节目。」
松子张了张口,最终什么也没说,鞠了一躬走出社长室。
已经四十多岁了,怎么可能再有名气啊。就算有机会,我也没力气折腾了。
反正现在赚的钱也不是活不下去,就这样就很好。
抱着自暴自弃的态度,松子走出事务所大楼。

耳边传来悦耳的音乐声,和一堆女高中生叽叽喳喳的吵闹声。
啊,是奶昔车。
松子的身材臃肿,在大楼里走动已经算是比较吃力的运动量了,但由于有足够的冷气所以还算能忍受,然而一出大门,离了空调的庇护,松子几乎马上就感觉到了口渴与闷热。
经纪人还没有出来,今天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好了。
先去买杯冰奶昔好了。这鬼天气,真该死。

松子带着被太阳曝晒导致的烦躁心情走向停在路边的奶昔车。
嘛,反正我又没有人气无所谓啦。
这么想着松子没有戴口罩或者墨镜,不如说她的身材已经足够有辨别性了这些东西都没有必要。
眼前的女高实在过于聒噪,松子愈发难耐了。
啧,吵死了这群死小孩。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,没有经历过社会历练的小鬼给我闭嘴。
带着对现代孩童生活过于滋润的怨恨,松子终于得以站到窗口前。
「欢迎光临,本店所使用食材均健康养生,有什么想要喝的吗?」
一声爽朗的招呼,松子把头从菜单移到站在车里身着黑色紧身T恤,外套红色围裙的男人身上。
身边聒噪的声音什么时候散去了似的,松子此时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咚咚声,和急促的呼吸声。

该死的鬼天气。

眼前围着围裙的人长了一张不逊于松子见到的所有男偶像的脸,不如说反而更甚一筹。
松子发誓,她从没看过那么漂亮的大眼睛:明显的双眼皮,又长又翘的睫毛,眼尾微微下垂。此时直直地望进松子眼里。松子只觉得呼吸一滞,脸颊似乎烫了起来。
「我......我不知道......」
她支支吾吾半天,不敢再直视他。
「那您想要我替您决定吗?」对面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线。
我的天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会撩的吗?
「嗯......那你选吧。」
「那我推荐本店的三色奶昔哦,」店员嘴角的笑容更深了。
「那就这个好了。」
「一杯三色奶昔,不需要别的了吗?」
「是......」
「多谢惠顾。」对面人鞠了一躬,转头过去挑选食材。松子看到他线条明显的下颌线时咽了咽口水。
天啊,渴死我了。
店员低头切草莓的时候,松子总算有机会仔细观察他了。
这可不像我,平时的那些男偶像,就差被我扒光了站台上供我欣赏了.....

软趴趴的棕色前发乖巧地搭在他的额头,松子能闻到淡淡的椰子香气。
看到店员鼻子的时候,松子没来由地想到鼻子大下体也不小的传言,闭上眼想象了一下。嗯,很不错。
专注于手上动作,嘴唇放松微启,松子很想知道如果堵上他的嘴巴,会发出多么可爱的呜咽声。
围裙的左胸口上别了一个小小的名牌,上面用娟秀的手写体写了两个字“村上”。
村上,松子在心底默念了几遍。虽说是很大众的姓氏,但是总觉得很可爱。
「这位客人,您的奶昔好了。」
双手捧着一杯卖相很不错的奶昔递到松子面前。透明的杯子能清楚看见里面用心的造型。自下到上黄,绿,红三种颜色分层明显。绿色那层占大部分,中间贴着杯子摆放了一圈从中间切开的草莓。最上面的奶盖还用粉色拉花勾了一环小小的爱心。不时滴下的水珠彰示着液体的冰凉。
松子把袖子朝上卷了卷,防止动作受限。小心翼翼地取过杯子抿了一口。味道挺不错。
「谢谢你。」
「不用客气,是选择现金还是网络支付?」
「唔,我带了手机。」
「那请扫一下这里的二维码。」
松子费力地找到手机支付的功能。
「这个是你的微信吗?」
松子举起手机。
「是的。」
「那我可以加一下吗?我可能会经常来光顾。」
「当然可以了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。」村上,松子刚看到的名字的主人,笑弯了眼,露出一口雪白的有着四颗小虎牙的牙齿。
松子慌忙地支付完奶昔的钱,道了谢就往自家的方向走。
「期待您的下次光临!」身后又传来村上开朗的声音。
汗水沿着下巴流进宽松的大衣里,松子头也不敢回。

这该死的鬼天气。





墨镜


cp king雏 左右无差

就是个小甜饼,没烤好的那种

OOC有

幼儿园文笔

两人/误 都好可爱

给我写成了什么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啪啪啪噼噼噼噗噗噗呸呸呸啪噼噗呸......”电视机里传出聒噪的声音,仿佛能刺穿人的耳膜。
“又看这个,你就看不腻啊?”村上一手端了杯冰啤。刚洗完澡,他还没有把上衣穿上,只套了一条居家长裤,上半身有水珠没有被擦干,从脖子顺着肩胛骨一路向下,最后消失在裤子边缘。另一只手抓着毛巾在头上胡乱揉了揉,不管水会不会滴到沙发上,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的人身边。
“U know个啥?我是在欣赏好吗,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想。再说了,也不知道是谁一整晚开着电视看自己的综艺还笑得喘不过气来。”身边人不紧不慢地开口,顺带说了一些搞不懂的,什么why why panic啦,打哈之类的话。
“我那也是在锻炼自己的说话能力,为了以后上番组不冷场。”村上振振有词,边灌了口啤酒,“呜哇真爽!果然刚冲完澡的冰啤最棒了!”还是一副咋咋呼呼的样子。
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操着大叔语气说话啊,好歹是个idol。”身边人摆出一副嫌弃模样,五官都皱在一起,“shoot!你身上都是水,一边去,我衣服都给你弄湿了。”为了证实自己的话,他还刻意往旁边挪了一点。
“哇!有你这么嫌弃自己男朋友的嘛?!”不知是醉了还是怎么,村上大喊大叫起来,也向身边靠去。
“我就嫌弃怎么着了,自己男朋友不嫌弃留给别人啊,”身边人开始抬杠,“你明明是个keyboard player怎么这么casual,饭们要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又要judge一顿。”
“你看看你自己吧!说唱的就该是高冷人设好吧,你倒好,一天天幼稚的要命。说话人都听不懂,叽里咕噜的。”
村上瞥了瞥身边人的打扮:还是那身万年不变的红色半袖T恤,印着闪瞎人的银色小亮片。胸前坠着大金链子——虽然是假的,据他自己说,外国的rapper都戴这玩意儿,这叫发什么肾,村上不记得那个词怎么读,总之是他念不来的外文。鼻梁上总搭着一副墨镜,镜头前从未见他摘过,就算在家里,说是为了保持那什么狗屁人设,也死活不肯摘下来。而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头上贴着夸张king字样的鸭舌帽,哦,字还是亮金色的。
“我说你都多大了,还喜欢这些金闪闪的东西。”村上又喝了口啤酒,“现在的小孩都兴玩什么iPad了,不稀罕你这个。”
“谁要他们稀罕了!我自己like就OK!”king抓起胸前的大金链子把玩。
经历一小段尴尬的留白,king开口:“你不觉得这种KiraKira的东西很有吸引力吗?”他盯着自己手里的项链发呆。
“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吸引力。”村上伸了个懒腰,今天一整天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有些吃不消,和男友唠唠嗑打打趣也不乏为一种放松的方式,“但我觉得你穿这种亮晶晶的衣服贼可爱。”他扑到king身上,在他脸上吧唧唑了一口。
king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撞吓到,他赶紧扶了扶自己的墨镜,“滚边儿去,你个醉鬼。把我墨镜都撞歪了。坏了你让我怎么跟粉丝交代?没了墨镜就不cool了。understand?”
“哇啦哇啦说的啥玩意啊,一句没听懂,什么昂得什么斯坦,什么东西......”村上嘴里嘀嘀咕咕的,最后就这么趴在king肩头睡了过去。
一动不动待身上人呼吸逐渐平稳,king小心摘下自己的墨镜,镜片下,有着和村上信五一样的下垂眼。
他侧过头,在村上信五的右脸颊亲了一口。抱着人去了卧室。
替他掖好被角,king盯着眼前人因醉酒微红的面颊不禁心情大好。
明天两人都没有工作,可以悠闲地度过一天难得的休假了。
“晚安,信五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很喜欢king的人设,可惜性格总是拿捏不准,sad

大概在我心里,hina是那种只要确认了关系就很开放,不会压抑自己对恋人的喜欢。

如果有什么问题请提出来!

最后,

晚安!